趙運恆收到的信息公開答覆書。南都記者 王星 攝
  目前,國家沒有廢止收容教育制度,公安機關仍在執行,地方廢止收容教育制度的信息不存在。
  收容教育所的設立,由省、自治區、直轄市或者自治州、設區的市的公安機關根據收容教育工作的需要提出方案,報同級人民政府批准。據公安部監所管理局統計,全國有116個收容教育所。
  日前,公安部在答覆一份政府信息公開申請時,首次公佈了全國收容教育所的數量——116個。公安部還稱,目前國家沒有廢止收容教育制度,公安機關還在執行。
  “沒想到公安部信息公開辦公室的態度那麼認真,完全按程序來,延期時還專門打電話來解釋。”申請信息公開的律師趙運恆說。
  收容教育仍在執行
  在這份7月22日作出的《公安部政府信息公開答覆書》中,公安部政府信息公開辦公室對趙運恆提出的三個問題分別做出了答覆。
  關於全國各省市自治區公安機關,哪些省市還在執行收容教育,哪些省市已經實際廢止、不再執行的問題,公安部答覆稱:1991年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了《關於嚴禁賣淫嫖娼的決定》,該《決定》第4條第2款規定“對賣淫、嫖娼的,可以由公安機關會同有關部門強制進行法律、道德教育和生產勞動,使之改掉惡習。期限為6個月至2年。具體辦法由國務院規定。”1993年,國務院發佈施行了《賣淫嫖娼人員收容教育辦法》,對賣淫、嫖娼人員收容教育的對象、決定機關、期限、性病檢查和治療、教育管理和解教、救濟途徑等做出了具體規定。“目前,國家沒有廢止收容教育制度,公安機關仍在執行,地方廢止收容教育制度的信息不存在。”
  據南都此前的調查(本報7月2日《深周刊》曾做報道),全國除港澳台外的31個省市區中,26個設有至少一個收教所,而安徽、江西、寧夏、青海、西藏等五個省區沒有收容教育所。其中寧夏、青海、西藏、江西一直未設收教所,不存在廢止問題。安徽省曾有17個收教所,2005年前後因“不具備收容條件”而被責令關閉,雖然是“零收教”,但也沒有正式“廢止收容教育制度”的說法。
  未提及具體名稱及分佈
  關於全國收容教育所的數量、名稱、所在地的問題,公安部答覆稱:《賣淫嫖娼人員收容教育辦法》第4條規定:“收容教育所的設立,由省、自治區、直轄市或者自治州、設區的市的公安機關根據收容教育工作的需要提出方案,報同級人民政府批准。”據公安部監所管理局統計,全國有116個收容教育所。
  全國共有330多個地級以上城市、自治州,設立了116個收教所,平均每兩個城市一個收教所。
  今年四五月間,全國有19個省份的公安廳曾對一份政府信息公開申請作出答覆,共有55個收教所,此後南都記者採訪了其它12個省市的公安廳,除貴州省外都給出了當地的收教所數據。以19個省政府信息公開答覆書和11個省(除貴州外)接受採訪的情況計算,共有90個收容教育所。
  趙運恆律師分析,可能存在部分地區的收教所已經不再實際運轉,但也沒有正式取消的情況,導致了數據差異。
  答覆中沒有116個收容教育所的具體名稱和分佈。從之前的調查來看,收教所的分佈極為不均,有的省份幾乎每個城市都有一個,有的省份只有個別城市設有。昨日,趙運恆再次提交了信息公開補充信息的申請。
  申請人:公安部態度認真
  提起此次政府信息公開的是大成律師事務所刑事部主任趙運恆。6月初他和段萬金等大成律所刑事律師研討收容教育問題,後來提交了政府信息公開申請。“沒幾天我就接到了公安部政府信息公開辦的電話,說我們提交的格式不標準,建議我上公安部官網下載表格,重新提交。”趙運恆說。標準的信息公開申請表上默認申請人是一位公民或法人,最後再次提出申請時是以趙運恆個人公民身份。
  趙運恆申請公開的是收容教育各省執行情況及全國收容教育所的名稱、數量、分佈和收容教育人數等信息。趙運恆認為,在收容教育問題上,很多全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法學專家、律師等都已經做出了很多努力和有價值的探討,他和同事希望能從政府信息公開角度做出嘗試,如果能獲得更多信息,就可以給大家的討論提供基礎。
  按照政府信息公開規定,受理機關應在15個工作日內做出答覆,在快到截止日時,趙運恆接到公安部信息公開辦的電話,“說這個信息涉及多個部門,他們自己沒這個信息,要去協調這些部門,去做統計等工作,所以希望延期15個工作日。這完全符合規定,我也覺得很正常。”趙運恆說。7月23日,一封掛號信寄到了大成律師事務所,落款時間是7月22日———在法定時限內做出了答覆。
  趙運恆說,在多次電話溝通中,公安部信息公開辦態度都很認真,對於答覆的態度和結果他自己感到滿意。“我認為公安部的態度很積極,我對收教制度在近期內改革比較樂觀。”
  南都首席記者 王星
(原標題:公安部答覆信息公開申請全國現有116個收容教育所)
(編輯:SN182)
創作者介紹

potter

zx99zxohm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